快捷搜索:  

王的前朝之鲁文公

上回说道,鲁僖公姬申死后,众位权臣和贤臣还在世,按照嫡长子继承制度,由声姜夫人所生的阿兴继位为国君。阿兴上位后,面临着群狼环伺的局面。

鲁国的国政从庄公之后有点类似于希腊的贵族寡头制和日本的幕府制度的综合体。和平时由多位贵族分别世袭处理鲁国政务,比如叔孙氏世代掌军事外交,季孙氏世代做国相,臧氏世代主礼仪等。如果国君不听话了,这些贵族可以像日本幕府将军一样,对国君一家进行下克上。

王的前朝之鲁文公

鲁国

鲁国国君在百姓心中的地位也是国家的象征,冒犯国君的人也是千夫所指的。和其他同时代的国君一样,鲁国国君也负责求神问卜,比如阿申就曾经打算用人来祭天。同时,鲁国国君因为是大宗,平时也负责调解贵族之间的矛盾。和父亲阿申时期各位贵族的一片和气不同,阿兴时期的贵族们的争斗日趋激烈血腥。

阿申死后,阿遂的地位更加显赫,类似于紫式部女士笔下的光源氏,既是国君的叔叔,又是鲁国执政。此时的阿遂与公孙敖的斗争已经白热化,公孙敖甚至戏弄过阿遂。

公孙敖做了家主后,骨子里庆父的基因又复活了,企图僭越阿兴,好在阿遂多次外交,人脉宽广,和他打过交道的有秦穆公的儿子秦康公、弄死亲爹的楚王商臣、还有弑君的赵盾等,小国宋国更是被他下过聘礼算是铁杆政治盟友,逐渐为阿兴挽回了面子,也解决了自己的不利地位。

王的前朝之鲁文公

鲁国

但是一心想羞辱阿遂的公孙敖还是逮到了机会,接着替阿遂迎娶莒姬的机会,自己霸占了莒姬。受此奇耻大辱的阿遂对公孙敖已经忍无可忍,但是阿兴的决定让他寒了心。明明自己没有任何过错,竟然被要求看在大家都姓姬的份上忍了这口气。阿遂怎么可能善罢甘休,国君和稀泥自己管不着,但是这次既然公孙敖自己作死,那就不能怪自己不客气了,阿遂趁机逼迫公孙敖休了莒姬。

王的前朝之鲁文公

赵盾

谁知公孙敖在休掉莒姬之后,竟然茶饭不思,又一次作死。这一年,周襄王去世了,因为没钱下葬,就跑到阿遂面前向鲁国借钱,经过阿兴允许以后,公孙敖接受命令去随礼。结果中途精虫上脑,直接去找前妻莒姬了。阿兴和阿遂哭笑不得,只好就当公孙敖死了,让公孙敖的大儿子阿谷继位。后来可能是在莒国又混不下去了,想回来当家主,公孙敖又写信告诉阿谷要孝顺,把位子让给自己。阿谷只好硬着头皮请求叔叔阿遂。阿遂什么脾气,得理不饶人啊,决定和公孙敖约法三章,只要不带莒姬回国,不夺自己政权,不再做官就同意他回国,公孙敖全答应了。

没想到三年以后,公孙敖又一次精虫上脑,又回去和莒姬恩恩爱爱了。阿遂看到堂兄离开的身影,内心百感交集,幸亏当初没娶莒姬,而是把魔爪伸向了阿兴的侧妃敬嬴夫人。

这事一出,阿谷直接被气死了,只留下儿子阿蔑,弟弟孟孙难因为已经成年就暂代家主的位子。这个时候,莒姬死了,做了爷爷的公孙敖又想回到祖国,甚至用钱贿赂阿兴和阿遂。阿遂觉得这家伙也没啥远见,不是自己对手,就同意了让公孙敖回国。但是,此时的公孙敖已经病死在回家的路上。孟孙氏就此暂时败落。

与此同时,三桓新势力已经登上了历史舞台,叔孙氏的新家主叔孙得臣获得了和阿遂共同执政的机会。

作为阿兴的亲信惠伯彭生的弟弟,得臣执掌鲁国兵权,并且和阿遂一样也处理鲁国的外交事宜。

阿兴做国君的第十一个年头,得臣在咸地翟戎,抓获了他们的首领侨如。正在这时,管家兴冲冲地告诉得臣,夫人已经诞下了一个孩子,是个男孩。得臣喜不自胜,为此子命名为侨如。意在告诉翟戎你爸爸永远都是你爸爸。这个孩子长大后就成了和很多国君夫人有染的大情圣,这个前文已经介绍过了。

得臣的手腕还不只是打仗,更关键的是他上位后没有和公孙敖一样作死,而是和阿遂一起,力图在国君死后扶植自己的傀儡国君。

鲁国的贵族中有自私的,就有爱国的。比如季孙氏的新首领谥号文子的季孙行父。阿兴刚刚继位时,臧辰建议和陈国达成友好合作关系,阿兴准奏了,同年季文子来到陈国下聘,促进了陈国和鲁国的友好往来。

但是,原本有功的臧辰老爷子被已经九十有六的展获老爷子好一顿数落。这件事也是臧辰糊涂,鲁国有关部门认为鲁僖公阿申的功绩要大于鲁闵公,太庙中的地位应该高于鲁闵公。臧辰对这个观点可能是同意了,就没有制止。结果这下惹恼了老对手展获,这世上哪有孙子立功大就能当爷爷的道理。臧辰认错了,到此为止,两位老人再没有大吵过。阿兴在位的第六年,一百岁的展获去世了,四年后,臧辰也随之驾鹤西归。就此,阿兴时代再无外姓执政。

没有了外姓执政的掣肘,同姓贵族们开始了互相的争斗。阿兴死后,儿子阿恶继位。敬嬴夫人不甘心,为了让自己的儿子继位,再一次叩响了阿遂家的大门。

得到了女人温暖慰藉的阿遂和得臣一起,去拜见了齐惠公,要求齐惠公允许他们杀了阿恶。一开始惠公并不同意,但是后来私欲占据了精神高地。死了外甥和在鲁国成功安插眼线相比,还是安插眼线更重要。

取得了惠公的支持,阿遂和得臣开始了弑君的计划。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季文子发现了这件事,赶紧报告给彭生,但彭生没相信。结果在阿遂的亲信果然杀死了阿恶。

阿遂杀红了眼又记得当初是彭生让自己忍下戴绿帽子的羞辱的,于是又把彭生叫来杀死了。可怜彭生还是做了彭生,可叹阿遂如此讨厌庆父,最后自己也成了庆父。

阿恶死后,敬嬴夫人的儿子做了国君,就是鲁宣公。阿兴的王后姜氏被赶回娘家齐国,因为她一生中曾经哀伤悲苦地集市哭诉,她死后人们又给了她一个哀姜的谥号。

内乱之后,阿遂开始了与三桓们争斗,与此同时,晋国开始称霸,鲁国的国际地位越来越尴尬,鲁国国君们的话语权越来越少。

和其他贵族的飞扬跋扈不同,季孙氏的家主季文子因为势力比较弱而继续保持着对国君的恭敬。他能在历史上留下好的评价吗?其他贵族又产生了怎样的更迭呢?鲁国国君会一直甘心做傀儡吗?

想知道故事接下来的发展,敬请期待下周同一时间,王的前朝之鲁成公。

王的前朝之鲁文公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